群贤毕至 专家云集丨合肥实验学校创建30年展示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14 00:14

  10月21日下午,合肥实验学校举行建校30年展示会。当天上午追根求源,举行的是何炳章先生教育思想研讨会,下午从原点出发,知行合一,永远在“自育自学”的路上。

  会议还邀请了合肥市教育局副局长王勇先生、市教育局副局长陈雪梅女士,实验学校的创始人何炳章先生也亲临现场!

  实验学校建校30年,始终以何炳章先生“自育自学”的理论为指引,不断在“自育自学”的路上实践与创新,收获着也享受着“自育自学”实验所带来的丰硕成果。

  合肥实验学校是时任合肥市教育局业务副局长、合肥一中校长何炳章先生于1987年创办,这是一个因“自育自学”而诞生,视“自育自学”为生命的全国实验教育高地,“自育自学”是合肥实验学校的立校之本,兴校之基。“自育自学”理论是揭示教育教学的本质,鲜明凸显教育教学原点的独到的教育理论。

  多年来,何先生匠心独运,带领实验老师开展了“7+1”子课题,第一个子课题是引导每位学生做四个主人;第二个是引导每位学生在课堂上充分自学的”引导自学”课型;三是引导每生每天在家课外阅读;四是引导每生每天确保睡眠吃好早餐;五是引导每生每天在家坚持体育锻炼;六是引导每位学生自学一样乐器;七是对每位学生进行精细个案分析;“+1”是“艺友制”教师自我发展模式。其中基于学生的子课题七个,基于教师的子课题一个。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自育自学”实验是全体、全程、全人、全育的四全实验,立足教育之本、人生之根的教育实验。 “自育自学”实验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的宝贵载体,是实施素质教育的难得抓手。

  30年来的“自育自学”实验,充分发掘了我校学生的潜力,每届学生都顺利用7年和9年的时间完成了9年和12年的学习任务,得到了较为充分和超前发展,而且学得主动、过得愉快、负担较轻,每天晚上9点左右即可就寝,每届中考成绩统计显示合肥实验学校中考人均总分平均高出全市人均成绩六七十分以上。我校不追求分数,但较高分数却水到渠成,不期而至,我校真正走出了基础教育一体化、“轻负担、高质量”之路。

  30年来的自育自学实验,使我校学生不论是到高中,还是到高校,还是走向社会发展的潜力都很大,发展的后劲都很足。据了解,考取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合肥学生基本都在合肥实验学校就读过,具体的例子太多,这里仅举两例,合肥实验学校1987籍学生钱芳,在哈佛就读博士期间被评为美国青年科学化学家年仅25岁,这在合肥教育史上是罕见的。1996级学生张悦在哈佛取得博士,成为《我在哈佛上大学》一书中的11位作者之一,他在书中大篇幅描绘了自己在合肥实验学校难忘自育自学生涯。

  实验学校学生的发展后劲,在家长中也是口口相传,社会的影响也日益扩大,30年的自育自学实验,使学校名声大振,生源爆满,不得不一再扩大办学的规模,发展到现在是两个校区学生3500人,教职工230人,并且成立了合肥实验学校教育集团,共6个校区占地面积是248亩,建筑面积12万平方,在校学生8500人,总教职工530人。

  30年来的自育自学实验,使教师和管理人员,有效更新了教育观念,较快得到了专业发展,造就了一支学者型教师和专家型的管理队伍,涌现出“全国百佳语文老师”施培飞、“轻飏课堂模板”创始人顾轻飏、安徽省特级教师王轶敏为代表的一批优秀教师,成为践行“自育自学”实验的骨干力量。

  30年的自育自学实验,也使我校获得了一项项殊荣,全国特色学校,全国教育科研先进集体,基础教育一贯制学校中唯一的安徽省特色示范学校。学校始终保持“自育自学”实验典范校称号,和“自育自学”实验发祥地的地位。

  今年5月,在全国高质量学习包河现场会合肥实验学校分会场上,何炳章先生应邀做了点评,他指出合肥实验学校有三个难能可贵之处,值得来自全国的教育同仁借鉴。

  一是其原点性和根本性,当下中国教育界跟风走的现象比较普遍,合肥实验学校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守自育自学理论,坚持自育自学实验,立足根本,从原点出发,不跟风,以不变应万变,坚定不移地走出自己独具特色的发展之路,值得称道。

  二是一贯性和坚持性。合肥实验学校先后六任校长都能在“自育自学”实验上获得共识,一以贯之,坚持不懈,30年如一日,恐怕在全国也不多见,实属不易。

  三是其文化性和草根性。凌强校长坦称,他就任校长感受最深的就是“自育自学”实验文化是无处不在,深刻地影响着学校的成长和教师的发展,可以说所有师生员工都能心往“自育自学”实验上想,劲往“自育自学”实验上使。“自育自学”实验文化像劲草一样根植在实验人的脑海中。

  30年来学校坚持每周定期组织全体教职员工参与自育自学实验研讨,也是我们校级层面的艺友制活动,已经连续举办了570期,在此基础上形成的艺友制教师发展模式,不仅快速提高了全体教师自育自学的理论和实践水平,也在学校内形成了独特的自育自学实验文化,自育自学实验已经成为我校的每一位学生的求学生活方式,成为我校每位教师的教学生活方式,非常难得。

  学校、学科、学生三学合一,落脚点是为了学生;课改、课程、课堂三课合一,最终的落脚点以及重要的载体和主战场也是课堂。实验学校的课堂是引导自学的课堂,也是引导学生会自育自学的重要平台。

  课堂展示总共有两个部分,一是课堂的过程,第二是探究结构改革的过程当中的一个细胞式评课方法,其中大家可以领略到引导自学课堂上奥秘和成功之处。

  随后,与会者观看了杨华老师执教的三年级的语文课老舍的《猫》,杨华老师本人也是在自育自学的实验当中迅速成长起来的一位优秀教师。

  杨华老师用2分钟的时间,完成了引导自学课前的第一个环节,明确自学重点,这两个重点是她在驾驭教材吃透学前的基础上提出来,用最简洁的语言就怎么围绕重点来自学做了自学提示。

  第三个环节交流自学情况,同学们根据自己的阅读思考,纷纷从不同的视角进行讨论,课堂非常热烈,引起在座专家的掌声。

  随后,开始艺友论坛,参加讨论的分别是合肥实验学校的副校长、安徽省特级教师王轶敏老师,合肥实验学校创始人之一施培飞老师,自育自学实验铁杆志愿者,顾轻飏老师,自育自学新兵小帅哥徐鹏老师。

  顾轻飏:我来到合肥实验学校已经近20年了,在实验学校,觉得让我受益最多的是每周一次的自育自学理论研讨会,是它让我走上了教师专业化发展之路,也是它让我成为了一名研究型的教师。

  徐鹏:顾老师的学生初三化学是我教的,他们中考化学成绩平均分合肥市第一,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都是满分,正如何炳章老先生多次强调的,我们实验学校不追求学生得分数,学生反而在比较轻松的氛围下面得高分。这个我想也与顾老师他们在小学阶段的引导有密切的关系。

  施培飞:在合肥实验学校践行自育自学实验的30年,我没有职业倦怠,有的反而是在自育自学实验当中快速成长所带来的幸运感、幸福感、成功感。

  第一点,就是当下我们全国面上的教育问题是什么?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培养了很多被动性人格的学生。自育自学事实上是防止这个问题产生的一个重要的方法,当一个孩子能够自动去想做什么事的时候,他就会有自主的人格,不会是被动性的人格。

  第二点,合肥实验学校刚刚展示虽然很短,但是整个过程是一个完整的,包括教学、评课以及教师成长发展,是足以保证一个学校健全的正常的运转各个环节都包括了。我几十年来到各地方不断听课,刚刚包括这些展示,我感到很熟悉,也感到有新意,这个新意主要是在学生和教师的表现上,二年级刚刚升到三年级的学生,能够有那么好的表现,那么清晰的思路,清晰的表达,我觉得很不容易,这是积累的一个结果,所以这是很有价值的。

  四位老师的分享让我感受到总体上是自然的和谐的,融通的,有机的,流畅的,美感的,这是总体的感受。

  我是带着一个问题来的,就是这样的自育自学,对我们的老师到底提出了什么样的挑战和要求?必须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才能够实现这样的实验。

  三点感受:第一个自育自学的课型,如果要把它驾驭得好的话,老师对教材的把握,尤其是对重点,包括把重点转换成课堂开始导入的问题,我觉得非常重要。这节课在大的问题的引导下,孩子们有自学的空间,所以这样一个主线大问题的引领,如何提出这样的问题,足见老师和学生的功底。

  长达30多分钟让学生自主学习,合作学习,老师在干什么?也就是说自育自学的课堂,对老师的教学的策略要求是非常高的,比如在第一个自学环节当中,老师的巡视当中我看到了老师的随机点拨,带有普遍性学习问题的时候,老师是主动提醒,对于呈现出不同学生状态的时候,分成不同的指导还有互动,我觉得这是老师的一个教学的策略。

  第二点,在学生合作教学中,老师的引导交流,参与小组的合作,培育小组,甚至提供小组合作的各种各样方法,具体的指导,这个功夫是能够给我印象特别深的。在这两个环节中,我认为引导自学的引,引问、引法、引疑等等,导问、导法、体验、情感等等,甚至于对学生精彩观念的点拨、回应、提升,我们想想看,这个课堂要老师具备是什么样的教学机制,甚至于是教学制度。

  第三点,一般来讲传统的课堂,年轻的老师都会去关注自己的教案,也会关注自己的教和学,而引导自学的课堂是彻底要让老师在学生真实的学习过程中去关注学生的学习,关注每一个学生,不同学生的学习状态。

  今天的实验学校以三种方式向我们展示了它30年实践自育自学这个理念的浓缩版的这样一个场景。我听了以后,我有这样几个感受:

  第一,合肥实验学校创建30年,是自育自学实验,并在实践当中不断发展创新的30年。也是克服各种困难,不断发展和成功的30年,而且在我看来,这个成功不是一般的成功。

  第二,全国目前在自育自学的学校有150多所,参与实验的学生,好像有12万左右,范围不仅仅是在安徽省,还有在全国其他的许多省,在这样一个庞大的教育实验队伍中。合肥实验学校给我的印象是三句话:一是自育自学实验的发源地,二是自育自学实验的展示窗口,三是自育自学实验的领头羊。我还希望合肥实验学校成为自育自学实验的理论研究基地,希望能够出实验的成果,对整个全国的自育自学实验能够起引领和指导作用。

  第三,今天的展示,包括凌校长的介绍和四位老师的交流都非常精彩,这种细胞式的评价方式,这确实是自育自学实验,或者说是引导自育自学课型的一种创新,这个在别的场合很少,它既是保证教学质量的一个重要的措施,也是教师专业化成长一个非常好的平台。

  有两个主题交替反复地出现,第一个主题是幽静舒缓,第二个是奔放激越。我今天看到的这一切就是两个主题的交替反复。

  回应一下凌强校长的15分钟的发言,这个时间掐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个题目其实非常好,就叫常态儿童超前发展,这是我们这个实验全部的价值取向。

  今天播放的这一节课与现场“真人秀”,让我们感觉到无话可说了,深入到细胞了你还说什么,但是不说又不行总得说一点,我点个赞可以了吧。我一个感想何先生倡导的课,与何先生这位倡导者一样,叫做质朴的丰富,低调的深入。当年为什么陈雪梅局长要提一个命题,一个研讨会主题,叫回归教育的本真,这个就是本真。我们课堂就应该是这样,看似平淡,其实内涵丰厚。

  第一个叫做价值坚守。价值坚守是说自育自学以及合肥实验学校,他们融为一体,万变不离其宗,第一个坚守就是坚守教育的本质和规律,自育自学越用心琢磨越有味道。

  第二个坚守表现在30年的时间,我上午说了一句,回头一望是沧桑,30年值得纪念,50年值得致敬。30年六任校长一直坚守着自育自学的思想及其实践,找到圆心画出了美满的教育之圆。坚实回答了合肥实验学校到底实验什么的问题,很清晰,第一个是学制,7年时间完成9年教学,9年时间完成12年任务。钱学森也是主张用3到4年时间完成小学的教育,是可能的,何老您的思想和这些有识之士是共鸣的,是一样的。

  第四点表现是名副其实,合肥实验学校,实验的根本特色自育自学成为教育生长的一个本真固有的本质点。我们经常讲学校特色,我觉得学校特色是有三个层面,第一个是体制特色,我们占齐了体制上的特色,第二个是项目的特色,我们也占着了,我们自育自学课堂,我们的每人自学一个乐器,最根本的特色,我认为是文化特色,合肥实验学校也占着,后者是包括前两者的,所以我们这四点来说明30年的坚守不容易,也很了不起。

  各位,中国当前教育中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我们这些年的教育改革一直试图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很显然就是我们的学生很少能在课堂中动脑,很少能在课堂中提出问题,现在这个情形已经到了教育部长发出课堂革命的指示了。课堂到底怎么革命?怎么走?比如说我们现有的课堂模式、结构是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为什么到现如今还没有根本性的变化。

  引导自学型课堂,恰恰指引了,探索了中国式课堂的一种新的趋势,这样一种课堂的革命,它为我们一再强调的这样一种因材施教提供了依据,传统环节的课堂教学,你想做到因材施教,那绝对是说做两张皮,根本够不着。今天我在看了何老的著作之后,在观看了这一堂引导自学的课堂之后,我这个观念在发生变化,确实是。只有学生有了更多的时间,在老师的引导下发生了自主的学习,这个时候老师的巡视因材施教的本质才能充分体现出来。

  另一个,为什么我们的学生不发问,传统课堂上是老师讲授知识,你讲得很清晰,逻辑严密,很有理性,小孩子怎么提问,他要问什么,他一张口问,小孩子有自尊心,一问在同学面前是个傻瓜。在引导自学课型当中,学生有大量的自学活动,就是说鼓励学生真正的发问,真正大脑的思考,没有这样充分的自主学习的时间给予保证,那是做不到的,这是我们引导自学课堂革命性的又一个方面。

  第一个建议要加强理论研究,合肥实验学校是一所真正的实验学校,是开展自育自学实验的这么一所学校,这个实验学校是理论在先的,是先有理论后有实验学校,确实是了不起的。在理论的系统性方面,贯通性方面,以及理论的解释力方面,将来还需进一步来研究。引导教学课型五环节,理论根据是什么,跟我们自育自学理论主张有什么内在关系,艺友制教师专业发展的形式,从陶先生这个地方借来的,以朋友之道学习教育的艺术,那么这个和自育自学理论有什么关系,和我们的核心主张有什么关系。

  第二个建议,进行价值重估,我提一个建议,就是自育自学实验价值追求到底是什么,30年前有个认识,何先生说常规学生超前发展,那么今天我要问了,30年后,我们自育自学实验的价值追求,是不是还是常规学生超前发展,我们有没有更远大的价值追求。

  第三个建议,突出问题意识。大家说了很多积极的方面,但是这个课听下来,我总感觉到杨老师的思想当中,对于学什么,怎样学,学到什么程度,还是有一些固定的东西,固定预期的结果,我在课堂里面没有听到学生提问题,使目标很轻易的就达到了,课堂里学生有问题才更有价值。

  第四个建议,补上自育的短板。何先生在他的理论阐述里面讲了自育自学之间的关系,我觉得我们实验学校恐怕在自学方面探究的多,在自育方面,理论的阐述上,实践的探索方面,感觉还不像在自学方面那么强。

  第五个建议,希望编辑出版实验问答。这个实验30年肯定出了很多问题,有的是实验者提的问题,有的可能是业界同行提的问题,我觉得要有这么一本问答,就大家所提的问题,由这个实验的发起人,或者现在我们学校的骨干老师,对这些问题来回答。

  最后一个建议,建议准备申报国奖。以我们30年的探索和丰硕的成果,我觉得完全有资格拿到国奖。如果说合肥实验学校开展自育自学教育实验,是我们安徽教育、合肥教育、包河教育一张名片的话,现在需要做好这张名片向全国教育界同仁发放的时候了!

  何炳章:我今天下午想说的,凌校长今天的介绍都帮我说了,后面的三点已经帮我说了,我没有什么话要说了,非常感谢各位学者对实验学校精当的评析和中肯的建议,这可能是实验学校30年来一件非常有影响的事件,各位所讲的我们都会重视,特别是石教授最后给我们深化实验指出了新的研究方向。我想我们有信心团结起来,深入研究,向石教授交一份比较满意的答卷,对大家表示感谢!

  何老的教育思想是一个金矿,是我们合肥市教育要永远挖掘的一个金矿。我们要系统研究何炳章先生的教育思想,加以推广,以此培养更多的专家型的教师,专家型的管理人才,也继续发展何炳章先生的教育思想。

  我们为合肥市有这样一位扎根实践,扎根教学一线,课堂一线的教育理论家确实感到荣幸,也确实是合肥市基础教育发展到今天一个重要的基石。

  我们不但要挖掘何老思想的金矿,还得想办法去发展这个教育思想体系。丰富和完善这个教育思想体系可能不单单是何老先生的事,可能是实验学校校长老师的事,同样是合肥市基础教育工作者同仁们的共同事业。

  实验学校自育自学主要在课堂这个点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我们能不能把它扩展一下,扩展到实验学校的课程建设,围绕学生的个性发展,让学生在宽松富有弹性的课程体系当中,能够按照自己的发展的方向喜爱进行选择,在选择的过程当中同样在自育,同样在自学。那个时候实验学校可能跟现在的情况又更不一样,可能整个学校的文化又发生根本性的变革和提升,到那个时候合肥实验学校就是南方的北京实验学校,我也衷心祝愿实验学校能够发展得更好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