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信”何时休?特训学校戒网瘾 18岁少年被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2-05 03:14

  2017年8月3日晚约9时,18岁少年李傲,被安徽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下称“正能教育”)负责人及教官强行带到该校位于合肥市庐江县的教育基地;

  李傲是一名网瘾少年;正能教育是一所对外宣称“通过隔离封闭辅导戒除青少年网瘾,解决厌学、叛逆等成长问题”的学校。2017年8月2日,李傲父母与正能教育签订《委托协议书》,约定将李傲带到学校戒除网瘾。

  死前,李傲因拒绝接受学校管理并要求回家,李傲被关入禁闭室,双手被铐在禁闭室窗户栅栏上,由该校几名教官轮班看守。李傲的进食、饮水、作息被限制,并遭到教官殴打。最终,李傲因高温、限制体位、缺乏进食饮水、外伤等因素,引起水电解质紊乱死亡。

  2016年3月14日,罗铿在合肥市注册成立“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2017年5月18日,罗铿租赁庐江县白山镇新港村新农小学校舍,以“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的名义对外招生,宣称可以通过隔离封闭辅导戒除青少年网瘾,解决厌学、叛逆等成长问题。

  张继祥、王敏、孙贤民、张鹏在该校担任教官,负责训练、教育学生。2017年夏天,李傲母亲刘女士在网上搜索,找到了正能教育“罗老师”的联系方式。儿子李傲“平时喜欢上网玩游戏,网瘾非常大”,刘女士想帮助儿子把网瘾戒掉;她给“罗老师”打电话咨询,听完介绍后很是满意,决定将儿子送到这所学校,接受戒网瘾教育。

  李傲的父亲李先生说,李傲高中毕业后天天在网吧上网,“去正能教育之前一段时间,有十来天都不回家,网瘾大得很。”家长于是找到了这家戒网瘾机构。李先生说,家长与罗铿商谈时,罗铿曾说“学校主要是搞心理疏导,军事化管理,不存在暴力、殴打学生的情况”。

  罗铿带着两名教官,来到李傲老家。当晚,李傲父母交了学费是22800元,另有500元生活用品费,“培训时间180天,还有189天后续辅导,封闭式培训。”

  次日,罗铿及两名教官将李傲强行带上车,并带到正能教育的教育基地。李傲被带走的第二天上午,刘女士在微信上向罗铿询问儿子状况,罗铿未及时回复;中午,罗铿电话回复,询问李傲平时是否有遗传性疾病及心脏病等,刘女士答复“没有,体检合格”。

  第三天,8月5日下午18时许,刘女士接到罗铿电话,称“小孩中暑抢救,叫家长赶快过来”,随后不久,罗铿再次打电话,说“孩子没抢救过来,死了”。

  根据罗铿及正能教育四名教官的供述,李傲被带上车时极不配合,“出于安全考虑”,罗铿拿出手铐递给教官张继祥,张继祥将李傲铐上了。

  8月3日晚约21时,罗铿等人把李傲带到了该校的“静心室”。在“静心室”内,李傲仍旧不配合,撞墙;罗铿安排教官张继祥、孙贤民,给李傲戴上手铐,铐在窗户的铁栅栏上。随后,张继祥、孙贤民、王敏、马志勇四名教官轮流看守了李傲,一直到8月5日下午17时许。罗铿供述,“禁闭时间总共有43、44个小时,所用的手铐是在网上买的。”

  根据被告人供述,除了中途吃饭、上厕所会卸掉手铐外,关在“静心室”的两天中,李傲“手铐基本都上着,就是让他站着军姿反省自己,磨磨他”。8月5日早上,教官王敏用手在李傲后背打了几下。

  参与看守李傲的教官马志勇说,8月5日凌晨3时许,李傲要求上厕所,但是当时负责看守的教官王敏不允许,“然后李傲尿了裤子,尿湿裤子后他身体不停地动,最后把迷彩服脱了下来。后李傲又不停动,王教官就用扫把的木柄在李傲大腿打了两三下。”

  正能教育多名学员证实,李傲被带至学校关禁闭有两三天时间,期间多数学员听到李傲在禁闭室内叫喊、教官打骂声,部分学员看到李傲被戴上手铐出来上厕所。

  根据案件资料,多名学员称,在正能教育,特别不听话或刚进校的学员会被关禁闭,关禁闭时不给吃,只给喝少量的水,会被教官戴上手铐要求站军姿,姿势若不标准,教官还会踢打等。

  8月5日下午17时许,正在看守李傲的孙贤民大喊“出事了”。罗铿等人赶到“静心室”,看到李傲倒了下去,“双眼翻白,嘴角有白沫,呼吸很弱,叫他没反应。”几人慌忙将李傲送往庐江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抢救半小时后,李傲死亡。

  2018年10月31日,合肥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罗铿获刑16年,其余四名正能教育的教官分别获刑1年至8年6个月不等。罗铿等四人共同赔偿李傲家属3.2万余元。

  罗铿还组织张继祥、孙贤民、张鹏,非法拘禁另一名学员王鼎轩,四名被告人行为又构成非法拘禁罪。罗铿、张继祥、孙贤民一人犯数罪,应予数罪并罚。2018年12月28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月19日,李傲母亲刘女士告诉称,她对终审裁定结果不满意,认为“判得太轻”,将继续申诉。

  刘女士称,她希望更多人通过这起案件,来关注青少年沉迷网络问题,也关注非法戒网瘾学校给社会造成的危害。“希望让更多人警醒,不要让孩子沉迷网络游戏中,也希望有关部门更大力关停那些非法戒网瘾学校,避免让更多的家庭再受伤害。”